31 五月

美国示威暴乱越闹越大

阅读量:1  

至暗时刻


美国示威暴乱越演越烈越闹越大,已扩大成全美暴动!至少30个城市爆示威、白宫被围攻、警察被杀、平民中弹身亡、数千人被捕。多地被烧杀劫掠乱如战场!

 

这场因为非裔男子佛洛依德被警察暴力执法至死而造成的抗议风暴,似乎已经转向,成为部分暴徒的战场。

而加拿大也在这个周末爆发游行抗议,成千上万的人挤爆街头,反对种族歧视。

为疫情中尚未解封的城市,蒙上一层阴影。

29日,首都华盛顿特区,示威者突破警戒线,围攻白宫,彻夜抗议,与警方冲突不断

 

 

有人高声咒骂白宫和特朗普,竖起了中指。

 

 

一些示威者试图突破美国特勤局架设的路障,向警员投掷水瓶和其他物品,防暴警察则以喷射胡椒喷剂作为回应。

 

 

双方打成一片,场面混乱不堪。多名示威者流血受伤,有警员受伤,还有警员的防暴盾牌被抢走。

 

对峙持续了5个多小时,一直到今天凌晨3点多才逐渐平息。

 

此时此刻,特朗普正安坐在白宫内发推特,他连续发了4条,称赞守卫白宫的特勤局官员昨晚表现不仅专业,而且非常酷

 

 

“我在里面,看着事情进行的每一步,感觉再安全不过了”。

 


他说,没有人敢突围白宫,如果有,他们会迎来最凶恶的狗和我见过的最厉害的武器(greeted with the most viciousdogs, and most ominous weapons。)

 

在纽约,29日的抗议本以和平的方式开始,但于晚间升级。白天曼哈顿游行结束后,另一场超过3000人的示威又开始了。


  

有人朝着警察投掷燃烧瓶,不计其数的警员受伤,牙齿被打掉,试图维护现场秩序的官员被喷胡椒水。


有人在警车上涂抹标语、打砸警车,最后变为烧车示威。


  

纽约市长白思豪今天表示,和平抗议是每个人表达民主自由的权利,但蓄意的暴力行为不能忍

 

当晚,有200多个抗议者被逮捕。

 


在华盛顿州西雅图,一些穿着黑衣的抗议暴徒打破店面橱窗,在城市中心放火。

 

 

事源地明州已经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和宵禁,昨天(周五晚上),一共有700多名士兵出动,但并没有用。

抢掠和放火还在继续。



“明州的局势已经不再与弗洛伊德被杀有关,事情已经演变到攻击平民并破坏我们的城市!白人主义至上分子和贩毒集团干预加剧混乱。”州长表示。


 

示威者站在熊熊燃烧的建筑前,打出了胜利的姿势。

 


连起重机都没有逃过被烧的命运。

 

 

无人在意宵禁和警卫队,抗议者打砸了银行的自动取款机,同样洗劫一空。

 


抗议者取下口罩,冲着警卫队大喊大叫。

 

 

在加州奥克兰市,7500名示威者走上街头,四处破坏,砸碎窗户、进入写字楼偷窃、纵火、袭警。


 

杀掉警察”的涂鸦到处可见,驻扎在奥克兰市中心联邦大楼的2名警察遭到枪击,其中1人不治身亡

 

 

在亚特兰大,抗议者放火烧警车、用酒瓶狠砸警员。又爬上CNN总部大楼,摧毁CNN总部。并抢劫一家豪华购物中心。

 

 

一片混乱之中,密州底特律发生枪击案。嫌犯从车内朝示威群众开枪,一名19岁少年中弹,送医不治。枪手当场逃离。

 


在波特兰,市中心暴力同样在升级。

 


还有人趁火打劫,洗劫LV。



在洛杉矶,警车同样是攻击目标,被砸后烧成残渣。

 

 

蒙着国旗面罩的抗议者在市中心点火。

 

 

抗议者到处砸窗。



路人也成了无辜目标,在车里遭受无妄之灾。


另一方面,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9日公布的一份视频显示,乔治弗洛伊德在被警方控制后,3名警员跪压在他身上,弗洛伊德几乎完全不能动弹,发出痛苦哀嚎,我不能呼吸了,求求你们,让我站起来。

 

 

一名警员问跪在弗洛伊德脖子上的沙文,我们要把他翻过过来吗?沙文拒绝了。起诉书说,几名警察担心弗洛伊德表现出服药后的过度亢奋,所以才对其实施强力控制。

 

明州官方验尸报告称,46岁的佛洛伊德死于心脏病加上“体内可能含有毒物”,当然,警察压颈也让情况恶化。

 

这一结论让家属暴怒,称验尸报告是“胡说八道”,家属已经自聘前纽约市首席法医Michael Baden进行第2次、独立非官方的验尸。

在这场抗议里,还有个小插曲:涉事警察沙文的太太提出离婚申请

 

沙文因涉嫌谋杀已经被捕,他家门口被人泼红色油漆,地上还写着“凶手住在这里”字样。

 

 

太太凯莉(Kellie Chauvin)是2018年的明尼苏达小姐(Mrs.Minnesota America),从小和父母一起从老挝逃难到美国。

 

凯莉2010年与沙文结婚,她和第一任丈夫有2个孩子,前任丈夫已去世。


在全城经历了一个暴力与破坏之夜过后的早上,空气中弥漫成浓烟,建筑物仍在缓慢燃烧。

几乎每一面墙、每一个路标和每一处表面都有新鲜的涂鸦,巴士站的玻璃被打碎,只剩下框架。

这个城市繁华的商业街成了一个战场。

有民众接受采访时说,此情此景,让人感到伤心和害怕


“这是我的家,我的城市,但它病了。”

而且没有人知道,今夜会不会又来另一场暴乱……

就在美国暴乱惨烈升级之时,加拿大多伦多今天也有万人走上街头抗议游行。

这个疫情严重的城市,并没有解封……

4000多人的队伍浩浩荡荡走上街头,从高空看过去,场景壮观。

民众聚集在大街上,公园里,高举寻求正义诉求的牌子。

17岁的小姑娘Sore Sanni连口罩都没有戴,静静地举牌抗议。

“对我来说重要的是在这里,如果我不在,那谁来?这很重要。直到黑人的生命被尊重,才算所有人的生命被尊重。”

加拿大的抗议源起与美国类似。

本周三,一名名为Korchinski-Paquet的多伦多女子从她位于24层楼的公寓阳台上坠落。当时她家里有警察。

没有人知道她生命的最后几分钟发生了什么,关于她的死目前也没有更多的消息。

但无疑,抗议人群已将她的死亡算在了警察头上。

游行、示威、枪击、纵火……疫情还没有过去,北美局势却如此失控。

令所有人胆战心惊。

2020,如果我们暂时不能战胜病毒,能否先请世界和平?